投身特殊教育,學生叫她“校長媽媽”
2019-09-09來源:澎湃新聞
       道雖邇,不行不至;事雖小,不為不成。上海從曾經的小漁村發展為如今的特大型城市,離不開擁有實干精神的奮斗者。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平凡卻不平庸,兢兢業業地書寫著歷史。


石筱菁在校園里

       2005年,對于當英語教師的石筱菁來說是一個人生轉折點——作為上海市閔行區后備干部的她,被區教育局安排到閔行區啟智學校擔任新校長兼黨支部書記,那一年她虛歲33歲,是閔行區最年輕的校長。

       “這個校長也太年輕了,行不行啊?!”這是包括閔行區啟智學校德育教導教師朱冠馨在內的一大批教職員工們對石筱菁的擔心。人們的擔心還在于,已在普通學校工作了13年的石筱菁,是“半路出家”走上特殊教育崗位,沒有任何經驗,而且一來就要獨當一面。

       14年后的今天,石筱菁用能力和付出得到了教育主管部門、教師團隊、學生家長的認可,先后獲得全國特教園丁獎、全國“十一五”教育科研先進工作者、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還被孩子們親熱地喚作“校長媽媽”。

       “校長媽媽”

       “啟智學校孩子的智商均處于50以下,部分孩子還同時患有腦癱、自閉癥、唐氏綜合征等多種染色體異常引起的殘疾類型。說實話,剛來的時候我也擔心自己能不能勝任這份工作。”石筱菁說,后來發生了幾件小事情,一下子喚醒了自己轉行特殊教育的責任感、使命感,讓她立志做好這群孩子的守護者。


石筱菁(左二)送孩子們放學

       2005年9月的一個雙休日,正好是中秋節,剛剛就任啟智學校新校長的她走進南方商城,看到很多人正在商場里排隊領月餅,遠遠地,聽隊伍中有個孩子大聲地叫著“校長”,跟她打招呼,完全不顧忌周圍人異樣的眼光。

       她很快就明白了,這個孩子是啟智學校的學生,爸爸離開了,媽媽眼睛殘疾看不見,孩子是來幫媽媽簽字取錢的。此情此景讓石筱菁腦子里產生的第一個想法:一定要給這些孩子更多理解、包容,愛他們。

       十年前,石筱菁被派往英國參加為期兩個月的培訓。六一兒童節時,她意外收到了一份來自啟智學校的禮物,打開一看,是一段錄有孩子們問候和祝福的視頻,孩子們在視頻里爭先恐后地說:“校長,我們非常想念你,何時能夠回來?”石筱菁邊看邊落淚,也錄了一段視頻回寄給孩子們。她說,這么多年來,正是孩子們天真無邪的愛,讓自己堅守下來。

       今年已經80多歲的王同芬,有一個12歲的孫子叫陳浩文,也在該校就讀。“孫子3個月的時候,他媽媽就去世了,從小沒有媽媽,從沒叫過媽媽,也不跟任何人溝通。”王同芬說,陳浩文出生沒多久就發現是自閉癥,因為上特教機構排不上隊,直到4歲還沒接受過相關訓練,王同芬急得不得了,后來是石筱菁接納了這個孩子,很快,陳浩文的進步就讓作為奶奶的王同芬感到驚訝。


石筱菁參與助殘節火炬接力跑啟動儀式

       “那天我去學校送孫子上學,就看到孩子抱住石校長的腿,左一聲校長媽媽好,右一聲校長媽媽好。”王同芬感慨道,每天校車到達學校,校長都親自去接,像媽媽接孩子一樣。如果校長不是像媽媽那樣關心他,幼兒園那么小的自閉癥孩子,是絕對不會做出抱腿叫校長媽媽的親熱舉動的,這讓他們全家都非常感動。

       “孩子喜歡做主持人,上學期末還拿到了學校評出的金話筒獎,壓在我心里的大石頭終于搬掉了,這是我們全家的幸運,自閉癥孩子有救了。”王同芬說。

       普通學校的教師成就感來源于桃李滿天下,特教老師的成就感來自哪里?石筱菁認為,一個孩子入學時不會說話,媽媽都不會叫,通過語言康復,突然有一天喊出了媽媽,就是他們最大的成就感。 “我在特教領域已經干了十幾年了,從來沒有想過離開,想給孩子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永遠做一個奮斗者。”石筱菁說。

       讓自閉癥的孩子實現經濟獨立

       如果你到閔行區啟智學校走一走,很可能會在校園里看到一位身高超過1.90米的“留校員工”——許斌,他在學校做一些報紙收發和文印工作。在石筱菁及其教師團隊的努力下,患有自閉癥的許斌留校工作已經兩年,能夠自己掙錢養活自己了。

       一說到兒子能有今天,許斌媽媽許文娟就有點激動。2005年也就是石筱菁擔任校長的第一年,許斌進入啟智學前班學習。3年學前班、9年義務教育、2年職業教育,整整14年許斌都在啟智學校里度過。

       “這個孩子剛進學校時喜歡亂跑,根本靜不下心來學習。但我們發現他愛畫車子,于是從畫畫入手,慢慢地,斌斌能靜下心來聽完一整堂課。”石筱菁覺得,許斌動手能力強,而且14年來一直情緒非常穩定,便有意識培養他,為他設定了很多小崗位,比如收廢紙、送報紙、打印以及主持學校里的大型活動,提升他的社會交往能力,這些都是根據他的自身條件能擔任的職務。他的班主任也在許斌身上花了很大的心血,許斌情緒一有波動,就會馬上想辦法安撫他,讓他到黑板上畫畫。


石筱菁和學生在一起

       石筱菁來到啟智學校后,承擔了“十一五”教育部青年專項課題《中重度智障學生言語康復訓練》,研編了“三類輔助教學活動”,對這些孩子進行專業的語言康復矯治訓練。

       她說,語言是人類賴以交往、交際最主要的工具。語言發展遲緩是中重度智障學生存在的共同問題。他們由于智力發展遲緩、口腔肌肉問題、腦部發育不全、器質性損傷等原因,導致難以發展正常的語言能力,教育者就要對癥下藥,先解決語言的問題,才能繼而解決他們學習方面的問題。根據孩子的特點,該校把漢語拼音教學系統引入言語康復訓練教學,進一步完善了學校創建的“唇舌操”以及“漢語拼音手勢符號方案”。

       14年來,石筱菁承擔了2項國家級課題研究、5項市級課題研究,9項研究成果獲得國家級、市級獎項;出版的書籍《中重度弱智學生言語康復訓練研究》《言語溝通訓練——輔助教學系列》屬國內開創性實踐研究。


石筱菁(左)和學生在一起

       在她的帶領下,僅有50余人的教師團隊撰寫了350多篇論文及案例,在國家級、市區級教科研成果評選中屢屢獲獎,各級各類榮譽獎項達230余個,其中包含了全國特教園丁獎、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章、上海市優秀共產黨員、上海市優秀班主任等重量級獎項,該校2008年、2010年更連續兩屆得到上海市科研成果一等獎。

       啟智學校學生已知的殘疾病癥共有數十種之多,針對不同的特殊孩子,需要因材施教。比如,自閉癥孩子行為比較刻板,但往往有音樂、繪畫等其它方面的天賦。石筱菁就帶領教師們為這些孩子量身定制課程,為他們開設了繪畫、刺繡、音樂課。學校多次舉辦智障學生畫展、出版畫冊,學生作品獲“全國首屆精神衛生日”作品展一等獎,在首都歷史博物館展出、被宋慶齡故居收藏;學生舞蹈節目京舞《中華京劇娃》在首屆中國少年兒童藝術節全國少年兒童舞蹈總決賽中榮獲團體銀獎、團體特別獎和組織獎,并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頒獎典禮上演出;該校學生在全國級特奧運動會上也屢獲大獎,“雪鞋走”項目連續四次代表中國隊參加世界冬季特奧運動會,取得了18枚金銀牌的好成績。


石筱菁在助殘節上發言

       在2017年的助殘節上,閔行區啟智學校與許斌媽媽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簽訂了制度外用工合同,許斌成為該校有史以來第一位“留校員工”,許多家長深受震撼,也多了一份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孩子也能像許斌這樣自己掙錢養活自己。

       “我經常想,是不是可以在校門口開幾家洗車店、咖啡館,讓我們的孩子們也能多一些就業機會。”石筱菁說。而在閔行區教育局副局長喬慧芳看來,石筱菁身上有三點特質令人贊嘆,這就是對待啟智孩子的溫度、對待特教專業的寬度和對待教師成長的力度。14年的特教經歷,兌現了她自己的教育理念:讓生命和使命同行。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tlc同乐城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