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日記:大叔總害怕面對我,怕感染我
2020-02-27來源:鳳凰公益
       2月12日下午,剛剛建成的湖北鄂州雷山醫院一病區迎來了貴州援鄂醫療隊,護士蒲海艷是其中一員。截至2月22日,該院區共計醫護人員184人,收治患者95名。2月22日下午,首批五名患者從這里治愈出院。24日16時,2名新冠肺炎患者從鄂州雷山醫院治愈出院。在戰斗的日子里,蒲海艷用日記記下了自己的工作點滴。日記里,有恐懼、有心酸、有感動、有對職業的深刻認識、更有對歲月靜好的美好期待!在這個非常時期,他們與時間賽跑,將精力消耗到極限,時間在她的職業里,就意味著生命!

       以下為海艷日記,寫于2月21日:愿時光溫柔,歲月靜好,你在,我在

       曾經,年少,信仰著要用有限的生命去幫助受病魔困擾的病人脫離困境。匆匆是追夢的腳步。如今,危難當頭,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侵襲,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2月11日接到支援鄂州的通知,收拾行囊,不顧風雨兼程,和隊友們一起集結出發。2月12日凌晨4:30我們到達鄂州,醫療組和護理組住在不同的酒店。13日,接通知集中學習、培訓、操作。我們全身心投入、科學防治、精準防疫。剪掉長發是為了安全,為了節省穿脫防護服的時間,和時間賽跑,與病毒做對抗。我們以飽滿的工作態度投入到防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阻擊戰中。我堅信三千青絲戰“疫”斷,萬千戰友凱旋還!


貴州援鄂護士:蒲海艷

       2月21日,陽光明媚,昔日繁華的大街,如今變得空蕩蕩。走在上班的路上,猜想被疫情禁錮在家的人們是不是都想出去走走,呼吸一點新鮮空氣,恣意享受著陽光。我默默地祈禱著“愿早日戰勝疫情,一切恢復正常”。畢竟車水馬龍,熱鬧祥和才是真正的國泰民安。今天是我到雷山醫院一病區工作的第七天,收獲最多的是病人的信任感及每一聲感謝。每天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衣,戴著滿是霧氣、水珠的護目鏡穿梭在病房中,做著平凡而瑣碎的事情。給病人做一些健康咨詢、活動指導,疏導患者的情緒,減輕患者心理壓力,采集咽拭子、輸液、換氧。


海艷與同事

       由于物質緊缺,病房條件達不到中心供氧的要求,于是每天推著很重的氧氣瓶,從一床轉至另一床……當完成所有治療后,我感覺到防護服內的手術衣幾乎被汗水浸透,涼嗖嗖的。但是,當我看到那一雙雙渴求生命卻又不得不承受痛苦的眼神時,我想要為他們做的有很多,要讓他們感受生命的溫暖,讓他們擁有對生命的希翼。

       曾經一位老前輩對我說:用真誠的心去善待每一位病人,用有限的力量為病人爭取更多的機會,用心去護理,用愛去護理,把真情融入這份平凡的工作中最終會收獲更多不一樣的愛。記得一位病患阿姨曾問我:“妹妹,我能活著出去嗎?我還有一個女兒需要我照顧,我的老公和小兒子在前幾天去世了。”想到生命的脆弱,看到阿姨哭紅的雙眼,我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深呼吸一口氣,我抱了抱阿姨:“一定會好起來的。”

       還有一次,我要給一位大叔采集咽拭子,他總是頭往一側傾斜,我就說這樣我不好操作,后來才知道他害怕正面對我,是怕分泌物噴灑在我們身上,感染了我們。隔離室的另外一位阿姨,在我不注意時,偷偷遞給我兩瓶八寶粥,并囑咐著:“小姑娘,這個八寶粥里面沒有病毒,可以補一補身子,別累壞了。”這一幕幕的關心和愛讓我們感動,讓工作的所有小伙伴覺得雖然辛苦,但是值了。

       作為一名醫務人員,我深信,豐碑無語,行勝于言。我們選擇了這個職業,無怨無悔。把真情融入平凡的工作中,這次來鄂州醫院我們體會到不一樣的生活,給我們創造了學習、服務、奉獻的機會。祈愿疫情早日結束,愿時光溫柔,歲月靜好。你在,我在,帶著溫暖的幸福,一直奔向前方。櫻花樹下不離不棄,熱干面吆喝聲聲,大街小巷人來人往。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tlc同乐城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